從與 Virgil 互粉到創立 A-COLD-WALL- 王國 – Samuel Ro

[db:头部] H. Lorenzo Fashion 時裝 毋庸置疑,Samuel Ross 是當今最成功的年輕設計師之一,他的品牌 A-COLD-WALL* 在近幾年裡不斷受到各界關註。在藤原浩做客 Business of Hype 的第一期訪談中,A-C
品牌早期是及於展現”PYREX VISION”的藝術理念而創立,由知名DJ,設計師維吉爾阿布勒於2012年在義大利米蘭創立。OFF White 官網(Off-White 或 OFF-WHITE c/o VIRGIL ABLOH)是一家義大利街頭潮牌及奢侈品品牌,由美國設計師維吉爾·阿伯拉赫於2012年在義大利米蘭建立,專注於設計季節性高街潮流OFF White 衣服,目前在全球共有24家門店。
H. Lorenzo

Fashion 時裝

毋庸置疑,Samuel Ross 是當今最成功的年輕設計師之一,他的品牌 A-COLD-WALL* 在近幾年裡不斷受到各界關註。在藤原浩做客 Business of Hype 的第一期訪談中,A-COLD-WALL* 便是是他唯一提及近期非常期待的品牌。但是這個品牌是從哪裡出現的?兩年前,大眾也許還未聽說這個牌子,現如今 Samuel Ross 的成功絕非輕而易舉。

Samuel Ross 在設計上的復雜創意逐漸清晰,然而他對時裝設計師這個頭銜依然有保留,在向別人解釋品牌含義時,Ross 更是含糊其辭不知如何解釋。A-COLD-WALL* 以一個藝術項目作為開端,發展到每季男裝有著 $35,000,000 的銷售額之餘,Samuel Ross 也從一個商業產品設計師,在 Virgil 和 DONDA 的影響下,逐步探索到瞭他自己對設計獨特的詮釋。在新一集 Business of HYPE 中,jeffstaple 邀得品牌創辦人 Samuel Ross 與大傢分享他的流行生意經。

Slam Jam Socialism

首先向觀眾介紹一下自己?

Samuel Ross:我是 Samuel Ross,A-COLD-WALL* 以及傢具品牌 Concrete Objects. 的創始人和設計師,最近我也剛發佈瞭 A-COLD-WALL* 的副牌 POLYTHENE* OPTICS。

假如我是在同一班航班上坐在你旁邊的一個陌生人,當我問你是做什麼的,你會怎麼回答?

Samuel Ross:這個問題很難回答,通常我會說在設計領域工作,很多人都會稱自己是設計師,但是這個名銜太寬泛瞭,我會說我是創意總監。

人們問起你關於自己的品牌時,你會說 A-COLD-WALL* 嗎?

Samuel Ross:不,我習慣說 ACW。因為我說全名時,他們會理解成「A-COLD-WAR」,我就得不厭其煩地解釋並不是戰爭的意思。我隻說 ACW 就能省去這些麻煩,當然,如果對方對這個領域有一定興趣,我就會講一些我產品設計和裝置藝術的背景,然後進時尚的話題。

A-COLD-WALL*

也許我可以和你分享一下我一開始對 A-COLD-WALL* 的理解:我的直觀理解這是一個由建築靈感來源的品牌。它給我的感覺是有兩堵墻,一面是物理意義上的墻,另外一面是心靈上難以攀越的墻,這就是我的理解。

Samuel Ross:你的理解與我們的概念其實很相符,包括像我們的不對稱設計,材質選擇,和未加工設計都和建築設計有聯系。當然像公共住房或者 Bauhaus Movement 都有著非常類似的含義,在 Bauhaus Movement 下的西方城市都是有著明顯的影響痕跡。
不管是品牌含義還是設計上顏色選擇都是在我 21 還是 22 歲的時候慢慢思考出來的,彼時我短暫地搬到瞭我媽媽傢 — 我開始為 Virgil 工作之後,並得到瞭足夠的信心來通過設計來講述我的故事。

我會透過窗戶看著我從小長大的社區內的建築,那些墻上有很少的裝飾,設計裡面的靈感也是來源於這些。當然像在 Bauhaus Movement 下 1950 – 1960 那段時間,英國建築有著簡單設計和未來主義的特點,讓我覺得建築設計對我們現在作品有很深的影響,我通過衣服設計來詮釋那時建築上的特點。所以這也表達瞭為什麼很難解釋 A-COLD-WALL* 的含義,這一開始是一個藝術作品,雖然現在衍生到瞭商業產品,但它依舊是藝術品。

A-COLD-WALL*

你對 A-COLD-WALL* 的解釋和別人口中「 這是一個年輕人的品牌,消費群主要是 17 到 25 歲。」的說法很不一樣。你會認為自己是一個時裝設計師嗎?

Samuel Ross:現在的話,我會。為 A-COLD-WALL* 我一季就要設計 450 件服飾,一年兩季,那就是將近 900 件單品,還有我為 Nike 做的設計。我會稱自己為時裝設計師主要是因為每年我得設計大量的衣服。然而我還是更願意把自己定義為層面更廣的設計師,因為我對服裝設計的熱愛不亞於我對裝置設計和傢具設計的喜愛。

A-COLD-WALL* 現在幾歲瞭?你現在幾歲?

Samuel Ross:品牌現在已經三歲半瞭,我 26 歲。我從小就很清楚我想做什麼,我在大學裡的專業是平面設計,畢業後 Erik Spiekermann 交給我一個項目,把我帶入瞭商業化設計領域。我工作瞭三年,為一傢產品設計公司制作傢用品和廚具的設計,但我至今仍與設計領域的人保持著聯系,也逐漸為我在服裝設計上做準備。

我與奢侈品的接觸非常晚,早期更多的接觸是街頭服裝。我會買假的限量 Nike Air Max,大概是 25 英鎊吧,那時也買不起真的。我會在我媽的院子裡把這些鞋轉賣給我的朋友們,自那時起我與服飾的聯系逐漸建立,隻是我沒有意識到會成為我以後的工作。就我的背景來說,我與藝術的聯系更緊密,時裝那時還不在我的認知范圍內。

A-COLD-WALL*

在我過去很多訪談中,很多人都是從平面設計起步,然後成為一個成功的時尚設計師,很少有直接通過時裝設計起傢的。當我看你的作品時,我看到瞭平面設計師的影子,我上一個訪問的是 Ambush 的 Yoon,她一開始也是平面設計師,你可以通過她產品的包裝中感受到平面設計的感覺。

Samuel Ross:平面設計的視覺表現貫穿瞭我們設計的服裝,有可能是相同的教育背景使我們能夠在為現實世界設計服裝時,讓我們的設計更加真實。

你會覺得這個行業很老嗎?對我來說,你本身的年齡才比我的品牌老 5 歲。我會覺得就你現在的成就而言你還非常年輕,你覺得自己在這個行業來說是年輕還是老練?

Samuel Ross:我不覺得我在這個行業是老練的,但我還是感受到瞭時光流逝。在我入行的 5 年裡,我的生活和工作是緊密地結合在一起的,包括我的妻子,我的生意夥伴 Andrew,和我的助手 Yi,我們都在一起工作。大多數人工作到晚上 7 或 9 點都會出去玩瞭,但是我們會繼續工作到深夜。

就算我們和別人去夜店玩的時候,我的包裡還是帶著我的電腦,隨時準備工作。有一次我在參加傢庭聚會時,Frank Ocean 突然和我說需要 150 件藝術品在當天晚上做好,於是我放棄瞭陪伴傢人開始工作。這時在樓下我們傢還在慶祝我表哥的生日。我明白這個並不是正確的決定,但這是必然的犧牲。

Slam Jam Socialism

街頭潮流從什麼時候起進入你的視野?

Samuel Ross:這取決於哪個階段。一開始是由我 13、14 歲的時候接觸到 Air Force 1,還有就是我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傢潮流店鋪。

你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傢潮流店鋪?他們裡面都在賣什麼?

Samuel Ross:那時候我才 11 歲,它們裡面會賣 New Era、LOT#29、No Fear (當地的一個小眾品牌),一些牌子隻存在瞭很短時間。

你從什麼時候接觸到更多美國和日本潮流品牌 - 如 Stussy、Evisu 或者 Bape?

Samuel Ross:都是在我 14、15 歲的時候。我隻能通過電視和音樂錄影帶來獲得這方面的訊息,像 Pharell 就是那時候我從電視上看到的參照對象,因為我成長的地方和街頭潮流還是大相徑庭。我出生於倫敦,之後搬到瞭所謂的鄉村,每次我打開電視都會看到他們穿著 Bape、Evisu 這些,一旦我關上電視,就會回到現實。當然,我與這些品牌的聯系都是間接的接觸 。

A-COLD-WALL*

你為 Virgil 工作是在你有 A-COLD-WALL* 想法之前的嗎?

Samuel Ross:對,在 Virgil 創立 off white3 之前,我為他工作瞭 3 年半。在這之前,我們隻是通過郵件和 Instagram 溝通,我在幾個項目上協助他,很快我就變成瞭他的助手,和他一起去歐洲。然而當時我還在倫敦的一傢設計公司 Story Worldwide 上班,直到我去瞭巴黎時裝周那次,我才意識到我進入到瞭時尚行業。在巴黎的那段時間,我認識到瞭行業內更多的人,就是那時在我 21 歲的時候,我開啟瞭我在時尚行業的生涯。

你當時是在什麼機遇下得到瞭和 Virgil 面試的機會?

Samuel Ross:那時,我向很多不同的網站,店鋪,和設計師發我的簡歷,希望能得到一個機會。一次巧合,我從一個網站看到瞭 Virgil 的 Instagram,我糾結瞭很久才關註瞭他,他很快就回關瞭我,之後我們互發瞭郵件,兩天之後我就從原來的公司辭職,搬到瞭倫敦。

Slam Jam Socialism

為什麼在 Instagram 上關註 Virgil 時會緊張?

Samuel Ross:就我自身背景來說,很少有像我一個工人階層傢庭出生的黑人進入到時尚和流行文化產業,即便當時我也住在倫敦 — 那時候大多數在這個行業工作的人基本都會在倫敦。而且在與 Virgil 郵件的激勵和幫助下,我在倫敦一傢設計公司找到瞭一份比我之前薪水高瞭 7000 英鎊的工作,之後這傢公司被 Aesop 收購,我就全職加入瞭 DONDA。

我們剛才也提到瞭種族的問題,從 Obama 擔任總統到 Virgil 入主 Louis Vuitton 都代表著少數人種正獲得更大的成功。你如何定義自己,是英國人在前,還是黑人?

Samuel Ross:我出生在英國,從小在這裡長大,我的朋友也都是英國人,我當然會定義自己為英國人,但是與此同時我更是黑人。我的祖輩們在二戰後搬來英國,也經歷瞭面對驅逐出境的危險。我對自己身份的思考層面會越鉆越深,作為一個有著非洲和加勒比血統的黑人,在整體層面上代表著什麼,我想追尋更深層次的意義。

A-COLD-WALL*

我們知道你現在正與 Nike 籌備合作計劃,從你小時候在院子裡賣假的 Nike 球鞋到今天和他們合作,你能回顧一下這個心路歷程嗎,是什麼時候收到瞭第一封署名是 Nike.com 的郵件?

Samuel Ross:幾年前是在不同朋友的介紹下認識瞭 Nike 的人,之後我也為他們做瞭一些包裝設計工作。像 Kim Jones 的第一季和 Stone Island 等聯乘企劃,逐漸我和 Nike 合作就提上瞭議程,這一切依然讓我覺得不可思議。

能討論一下你和 Oakley 的合作嗎?

Samuel Ross:和 Oakley 的合作讓人感到非常興奮,主要的原因就是它們科技的出發點。而且對我來說,戶外是我感興趣的,我經常和我的團隊開玩笑說,我年紀越大越對戶外設計感興趣。我一直也想要把城市人帶到戶外生活,用一種藝術表現手法展現,Oakley 就是非常好的載體。

A-COLD-WALL*

是 Oakley 找到你,還是你找到他們?

Samuel Ross:是他們找到瞭我,經過半年的溝通,確定瞭我可以為他們帶來不一樣的設計,我們的合作就展開瞭。一開始,我的出發點是一個被困在野外的人,設計出的衣服怎麼能在環境中生存。比如說拿一件長外套舉例,把兩件外套拼接在一起並制作成一張毯子。和 Oakley 的合作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讓我專註在設計本身,不用去考慮藝術形式。

當你剛創建 A-COLD-WALL* 時,品牌是完全由你出資的嗎?後來是從什麼階段開始盈利的?

Samuel Ross:對,一開始是完全由我出資的。最初的時候,會收到小額的訂單,之後我再去制作,就有瞭少額的現金盈利,然後我再把利潤投入到別的板塊。

A-COLD-WALL*

所以品牌起初是根據訂單量來生產的,你那時能準時交貨嗎?

Samuel Ross:(笑)我會很努力保證訂單能準時交貨,但是一開始卻是很困難的。因為那時候我剛離開瞭 off white 官網4 和 DONDA,有瞭創立 A-COLD-WALL* 的想法,我在一個偏僻的地方租瞭一間房,大概隻有 200 英鎊的流動資金,隻夠我買一些佈料。

你當時和 Virgil 說你要離開瞭嗎?

Samuel Ross:當然,其實我有 ACW 這個想法是在我離開幾個月前就有瞭。5 年前,我和 Virgil 在一個論壇上,我在向別人解釋 ACW,那時候隻有幾件長袖的概念,我在解釋呈現的效果以及可能性,但是大傢對我的表達並不是很理解。所以我就提出我想自己親自嘗試,但是那時候這還隻是一個項目,我剛離開瞭 DONDA,在給 Virgil 工作,這個選擇也有可能失敗,把我打回最初的起點,但是我覺得那就是正確的時機來做這件事。

A-COLD-WALL*

創立 A-COLD-WALL* 之前,你的生意夥伴 Andrew 在幹嘛?

Samuel Ross:他當時也在為 Virgil 工作。在我為 Virgil 工作瞭幾個月之後,他和我說他需要一個助手管理零售方面的問題,我就把 Andrew 介紹給瞭 Virgil。因為我和 Andew 已經認識瞭十幾年,當我看到一個好機會,我一定會想到他。

你和 Andrew 是怎麼分工合作的?

Samuel Ross:我個人單獨負責設計方面,零售方面的業務都交由 Andrew 來負責,他很在行數字,所以他會負責這些。當然,重要的決策都是在我、Andrew 和我的助手 Yi 討論下一起決定的。A-COLD-WALL* 剛開始幾個月完全隻有我自己,之後網上銷售展現出瞭一點利潤,Andrew 也加入進來。半年後,我們有瞭幾個零售商,Yi 也加入瞭。

A-COLD-WALL*

當時,面對要把一個由你個人創立的公司的部分股份分割給別人,你是完全接受的?

Samuel Ross:當然,我們是到後面才確定瞭公司股份的劃分,但是一開始我們確定拿著一樣的工資。我們倆的互相信任讓我們在確定針對 A-COLD-WALL* 的擁有權時非常順利,我作為創立者有大部分股權,Andrew 也有著相應的股權。我們把生意和友誼分的非常清晰,以前也會有討厭對方的時候,但是我們依舊是最好的朋友和夥伴。在我沒錢的時候,我在他的閣樓住瞭很久。補充個背景故事,我在過去 4年搬瞭 14 次傢,最後在一年半前才剛有穩定的住處。

就你的經驗來說,從 DIY 到街頭潮流,再到奢侈品牌,像你這樣、種出身並沒有任何背景可言,進入這些領域會有障礙嗎?

Samuel Ross:當然有,有很多層障礙,不管是階級、種族、金錢、還是關系。

A-COLD-WALL* 現在進入到瞭第二階段的發展,你感覺進入到瞭 High Fashion 的世界,還是感覺未曾變過?

Samuel Ross:我當然感受到瞭新的世界,但我還是保留著我在 DONDA 時的感覺。

OFF White 官網(http://www.off-white.com.tw)獨家提供Off white T恤、Off white 外套、Off white 衛衣、Off white 褲子、Off white 鞋子、Off white 包包等潮品,一年四季活動不斷,超多聯名系列不斷更新,潮人第一步,那就是關注,喜歡的潮人朋友們千萬不要錯過了潮流新品哦。

OFF White 台灣官網(http://www.off-white.com.tw)獨家提供Off white T恤、Off white 外套、Off white 衛衣、Off white 褲子、Off white 鞋子、Off white 包包等潮品,一年四季活動不斷,超多聯名系列不斷更新,潮人第一步,那就是關注,喜歡的潮人朋友們千萬不要錯過了潮流新品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